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堰拐 > 十堰女子寻妹途中被拐至河南 24年后终与家人团聚

http://keyifburda.com/yg/67.html

十堰女子寻妹途中被拐至河南 24年后终与家人团聚

时间:2019-06-18 04:40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原题目: 十堰女子寻妹途中被拐至河南 24年后终与家人团聚

  24年前出门找妹妹,被人拐到河南成婚生子——

  一双儿女帮母亲找到失散亲人

  24年了,一家人终究团聚

  东方网7月14日动静:7月11日9时许,正在公司忙碌的冯传江接到老母亲打来的德律风:“江娃子,你二姐回来啦!”

  冯传江十分惊讶,由于这是不识字的老母亲第一次给他打德律风。更让他难以相信的是,老母亲竟然说消失24年的二姐回来啦!

  莫非是老母亲思女心切发生错觉?冯传江有些担心,他没有多想,赶紧给四姐冯传枝打德律风,哪知冯传枝也接到老母亲同样的德律风。随后,姐弟俩开车赶回位于张湾区黄龙镇大坝社区的父母家。

  姐弟俩发觉,二姐冯传娥真的回来了,还带着一儿一女两个孩子。当冯传娥含混不清地叫出“江娃子”那一刻,冯传江冲上去抱住二姐,二人相拥而泣。

  二姐出门找四妹

  谁料一去没回来

  工作还得从24年前说起。

  那一年,冯传江17岁,在念高中。他清晰记得,那天是1989年12月26日,昔时19岁的四姐冯传枝喜好上一个男孩,但遭到父母的否决,一气之下和男孩去了江苏。26岁的二姐冯传娥担忧冯传枝出事,出门寻找,可出去之后再也没回来。

  冯传江引见,他们姐弟共6人,此中三姐在20多岁的时候倒霉归天。二姐冯传娥是半语子,措辞吐字不清。冯传娥消失后,父母受不了冲击,一度茶饭不思,母亲朱林英更是天天以泪洗面。后来,父亲冯楚英的一位工友从襄阳唱工回来,说在本地一家旅店门口见过冯传娥,这让一家人欣喜不已。

  冯楚英当即买了张车票,连夜赶到襄阳,找到工友所说的那家旅店,但并未见到二女儿冯传娥。“旅店门口补鞋的师傅说,和描述相符的姑娘前一天就分开了。”冯楚英在襄阳勾留了半个月,几乎找遍城里大小旅店,一直没有冯传娥的动静。

  无法之下,冯楚英失望地回到十堰,在大街冷巷张贴寻人启事,同样没有冯传娥的任何动静。后来,派出所传来动静,说在外埠发觉一具女尸,和冯传娥长得很像,让他们去认尸。“我妈听到这个动静,一下就晕过去了。”冯传江说,父亲对峙认为二姐还活着,所以没有去认尸。

  冯传江加入工作后,每到一个处所,城市打听二姐冯传娥的动静。在河南南召、安阳、南阳等地,他还操纵本地媒体登报寻找,也没有任何动静。但冯传江及家人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冯传娥,并不断相信她活着。

  24年过去了,冯传江认为再也见不到二姐冯传娥了。7月11日上午,见到失散24年的二姐冯传娥,冯传江一度认为本人发生了幻觉。

  寻妹途中被拐

  24年时辰记挂亲人

  见抵家乡的亲人,冯传娥半字半语说出了其时的环境。

  本来,冯传娥分开家不久,就被人强行拽走,之后被带到河南南阳市。冯传娥伺机逃脱后,起头在南阳陌头流离,后乞食到南阳唐河县,被本地一户人家收容。后经引见,她嫁给此刻的丈夫,并生下一儿一女两个孩子。

  王芙蓉是冯传娥的大女儿,本年23岁。王芙蓉告诉记者,听姑姑说,其时妈妈乞食到姑姑家门口,姑姑好心地给她水喝,然后问她是哪里人、怎样来的,但妈妈口齿不清,什么都讲不清晰。于是,姑姑将妈妈收容。熟悉之后,姑姑建议给妈妈放置婚事,这才嫁给了她爸爸。

  王芙蓉说,从她5岁有回忆起头,妈妈就不断跟她谈论,想要回家乡找亲人,说阿谁处所有个大坝,有个六堰,还有个弟弟叫“江娃子”。除此之外,冯传娥没有供给更多的消息。而王芙蓉为了抚慰思亲心切的妈妈,承诺日后带她回家乡找亲人。

  上高三后,王芙蓉有了手机,于是操纵手机上彀搜刮叫“六堰”的处所。“没找到六堰,但找到了十堰。”王芙蓉后来得知,十堰是由10个堰构成,这才将妈妈的家乡锁定湖北十堰。再后来,王芙蓉上了大学,冯传娥更加孔殷地敦促女儿带她回家乡,但王芙蓉寒、暑假要唱工赚取膏火,没有太多的时间。

  王芙蓉承诺妈妈大学结业后带她去十堰找亲人。客岁,王芙蓉大学结业,但因为找工作的压力,担搁了一年。前不久,冯传娥又起头催问王芙蓉到十堰找亲人的事。为此,王芙蓉特地请了5天假,决定了却妈妈多年来的心愿。

  7月10日9时30分,王芙蓉和17岁的弟弟王富贵一路,带着妈妈坐上了河南至十堰的长途客车。

 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单页阅读

  几乎要放弃时

  “多嘴”问到回家路

  当天13时许,王芙蓉姐弟带着妈妈走出三堰核心客运站。然而,面临这个目生的城市,他们无从下手。为了核实环境、摸清路线,王芙蓉特地在手机上安装了一款公交查询软件。

  他们搭乘5路公交车来到张湾区当局。后来报警乞助,但愿通过妈妈的名字,查到她的户籍地址,但没有成果。王芙蓉说,这是她想到的最好法子,却落空了。

  “妈妈晓得后也悲观了,申明天就坐车归去。”王富贵说。

  7月10日晚,冯传娥母子三人在三堰核心客运站背街的一家旅店住下,筹算次日一早就回河南南阳。但王芙蓉见到失落的母亲,心有不甘,想到母亲常说的“大坝”,便向老板娘打听,十堰张湾哪里有大坝。“老板娘说,有一个黄龙大坝。”王芙蓉决定前往看看。老板娘将搭车线路写在发票上给了她。

  11日一早,王芙蓉带着妈妈、弟弟出发前去黄龙大坝。在201路公交车上,冯传娥似乎认出了村里的老村长。“我妈问他,认不认识她,老爷爷点头。”王富贵说,这让他们欣喜若狂,可下车的时候再问老爷爷,他又摇起头来。“若是老爷爷认识我妈妈,就能让他带我们回家了。”王富贵说。

  下车之后,冯传娥母子上了一辆面的,司机承诺带他们去找人。他们边走边问村民,本地有没有一个叫“江娃子”的人。最初,有个50多岁的大爷告诉他们,本地有两个“江娃子”,一个在山里,一个在张湾。大爷别离予以描述,王芙蓉感觉张湾的“江娃子”环境比力相符,便载上大爷,让他带着找到了妈妈的娘家。

  11日8时许,冯传娥见到了24年未见的父母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贱。74岁的朱林英见到失散24年的女儿,一会儿瘫坐在地上。王芙蓉和弟弟见到这一幕,眼泪也不听使唤地流。

  朱林英表情稍微安静后,让外孙王富贵别离拨通几个儿女的德律风,将这个好动静告诉儿女们。

  东方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成立镜像

  原题目: 十堰女子寻妹途中被拐至河南 24年后终与家人团聚

  24年前出门找妹妹,被人拐到河南成婚生子——

  一双儿女帮母亲找到失散亲人

  24年了,一家人终究团聚

  东方网7月14日动静:7月11日9时许,正在公司忙碌的冯传江接到老母亲打来的德律风:“江娃子,你二姐回来啦!”

  冯传江十分惊讶,由于这是不识字的老母亲第一次给他打德律风。更让他难以相信的是,老母亲竟然说消失24年的二姐回来啦!

  莫非是老母亲思女心切发生错觉?冯传江有些担心,他没有多想,赶紧给四姐冯传枝打德律风,哪知冯传枝也接到老母亲同样的德律风。随后,姐弟俩开车赶回位于张湾区黄龙镇大坝社区的父母家。

  姐弟俩发觉,二姐冯传娥真的回来了,还带着一儿一女两个孩子。当冯传娥含混不清地叫出“江娃子”那一刻,冯传江冲上去抱住二姐,二人相拥而泣。

  二姐出门找四妹

  谁料一去没回来

  工作还得从24年前说起。

  那一年,冯传江17岁,在念高中。他清晰记得,那天是1989年12月26日,昔时19岁的四姐冯传枝喜好上一个男孩,但遭到父母的否决,一气之下和男孩去了江苏。26岁的二姐冯传娥担忧冯传枝出事,出门寻找,可出去之后再也没回来。

  冯传江引见,他们姐弟共6人,此中三姐在20多岁的时候倒霉归天。二姐冯传娥是半语子,措辞吐字不清。冯传娥消失后,父母受不了冲击,一度茶饭不思,母亲朱林英更是天天以泪洗面。后来,父亲冯楚英的一位工友从襄阳唱工回来,说在本地一家旅店门口见过冯传娥,这让一家人欣喜不已。

  冯楚英当即买了张车票,连夜赶到襄阳,找到工友所说的那家旅店,但并未见到二女儿冯传娥。“旅店门口补鞋的师傅说,和描述相符的姑娘前一天就分开了。”冯楚英在襄阳勾留了半个月,几乎找遍城里大小旅店,一直没有冯传娥的动静。

  无法之下,冯楚英失望地回到十堰,在大街冷巷张贴寻人启事,同样没有冯传娥的任何动静。后来,派出所传来动静,说在外埠发觉一具女尸,和冯传娥长得很像,让他们去认尸。“我妈听到这个动静,一下就晕过去了。”冯传江说,父亲对峙认为二姐还活着,所以没有去认尸。

  冯传江加入工作后,每到一个处所,城市打听二姐冯传娥的动静。在河南南召、安阳、南阳等地,他还操纵本地媒体登报寻找,也没有任何动静。但冯传江及家人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冯传娥,并不断相信她活着。

  24年过去了,冯传江认为再也见不到二姐冯传娥了。7月11日上午,见到失散24年的二姐冯传娥,冯传江一度认为本人发生了幻觉。

  寻妹途中被拐

  24年时辰记挂亲人

  见抵家乡的亲人,冯传娥半字半语说出了其时的环境。

  本来,冯传娥分开家不久,就被人强行拽走,之后被带到河南南阳市。冯传娥伺机逃脱后,起头在南阳陌头流离,后乞食到南阳唐河县,被本地一户人家收容。后经引见,她嫁给此刻的丈夫,并生下一儿一女两个孩子。

  王芙蓉是冯传娥的大女儿,本年23岁。王芙蓉告诉记者,听姑姑说,其时妈妈乞食到姑姑家门口,姑姑好心地给她水喝,然后问她是哪里人、怎样来的,但妈妈口齿不清,什么都讲不清晰。于是,姑姑将妈妈收容。熟悉之后,姑姑建议给妈妈放置婚事,这才嫁给了她爸爸。

  王芙蓉说,从她5岁有回忆起头,妈妈就不断跟她谈论,想要回家乡找亲人,说阿谁处所有个大坝,有个六堰,还有个弟弟叫“江娃子”。除此之外,冯传娥没有供给更多的消息。而王芙蓉为了抚慰思亲心切的妈妈,承诺日后带她回家乡找亲人。

  上高三后,王芙蓉有了手机,于是操纵手机上彀搜刮叫“六堰”的处所。“没找到六堰,但找到了十堰。”王芙蓉后来得知,十堰是由10个堰构成,这才将妈妈的家乡锁定湖北十堰。再后来,王芙蓉上了大学,冯传娥更加孔殷地敦促女儿带她回家乡,但王芙蓉寒、暑假要唱工赚取膏火,没有太多的时间。

  王芙蓉承诺妈妈大学结业后带她去十堰找亲人。客岁,王芙蓉大学结业,但因为找工作的压力,担搁了一年。前不久,冯传娥又起头催问王芙蓉到十堰找亲人的事。为此,王芙蓉特地请了5天假,决定了却妈妈多年来的心愿。

  7月10日9时30分,王芙蓉和17岁的弟弟王富贵一路,带着妈妈坐上了河南至十堰的长途客车。

 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单页阅读

  几乎要放弃时

  “多嘴”问到回家路

  当天13时许,王芙蓉姐弟带着妈妈走出三堰核心客运站。然而,面临这个目生的城市,他们无从下手。为了核实环境、摸清路线,王芙蓉特地在手机上安装了一款公交查询软件。

  他们搭乘5路公交车来到张湾区当局。后来报警乞助,但愿通过妈妈的名字,查到她的户籍地址,但没有成果。王芙蓉说,这是她想到的最好法子,却落空了。

  “妈妈晓得后也悲观了,申明天就坐车归去。”王富贵说。

  7月10日晚,冯传娥母子三人在三堰核心客运站背街的一家旅店住下,筹算次日一早就回河南南阳。但王芙蓉见到失落的母亲,心有不甘,想到母亲常说的“大坝”,便向老板娘打听,十堰张湾哪里有大坝。“老板娘说,有一个黄龙大坝。”王芙蓉决定前往看看。老板娘将搭车线路写在发票上给了她。

  11日一早,王芙蓉带着妈妈、弟弟出发前去黄龙大坝。在201路公交车上,冯传娥似乎认出了村里的老村长。“我妈问他,认不认识她,老爷爷点头。”王富贵说,这让他们欣喜若狂,可下车的时候再问老爷爷,他又摇起头来。“若是老爷爷认识我妈妈,就能让他带我们回家了。”王富贵说。

  下车之后,冯传娥母子上了一辆面的,司机承诺带他们去找人。他们边走边问村民,本地有没有一个叫“江娃子”的人。最初,有个50多岁的大爷告诉他们,本地有两个“江娃子”,一个在山里,一个在张湾。大爷别离予以描述,王芙蓉感觉张湾的“江娃子”环境比力相符,便载上大爷,让他带着找到了妈妈的娘家。

  11日8时许,冯传娥见到了24年未见的父母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贱。74岁的朱林英见到失散24年的女儿,一会儿瘫坐在地上。王芙蓉和弟弟见到这一幕,眼泪也不听使唤地流。

  朱林英表情稍微安静后,让外孙王富贵别离拨通几个儿女的德律风,将这个好动静告诉儿女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