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沿湖村 > 过上好日子的沿湖村人说:“给钱给物不如来个好干部”

http://keyifburda.com/yhc/4.html

过上好日子的沿湖村人说:“给钱给物不如来个好干部”

时间:2019-06-11 20:23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扬州网讯 (本报记者继业明涛景炎董鑫邹平通信员邗萱陈万明)

  俗话道,村看村、户看户,党员干部看支书。过上好日子的沿湖村人说,此刻我们真正大白了一个理:“给钱给物,不如来个好干部。”

  记者跟从刘德宝在村里转了一大圈,最深的感触感染就是他一个声音喊到底,“吐口唾沫,都能砸个坑”,千余名村民气呼呼跟着他奔小康。

  他措辞咋这么有分量?其实就是一句话:得民气。

  “船的力量在帆上,人的力量在心中。”打小以船为伴的刘德宝,深谙此道,记于心、践于行。

  “拿了不应拿的钱,我怕自家的渔船把邵伯湖水弄脏了!”有一种打动听心的力量叫“无私”

  国度惦念取渔民收入,每年八九月份,就会按时发放渔民燃油补助。

  钱发到手后,当晚,刘德宝总会带上酒席,招待父亲、弟弟上桌,“党的政策好,又给我们渔民发钱了。来!喝两口,庆贺一下。”

  其实,村里领补助起码的就是刘德宝家,由于父亲和弟弟的渔船策动机功率最小,只要4.4千瓦,只能拿到3000多元,其他村民最高的能拿到2万多。

  “这可是你的至亲啊,莫非你不想他们日子过得滋养点?”有人劝刘德宝,只需在数字上“调一调”,你家的补助能够翻一番。

  “拿了这笔钱,我怕自家的渔船把邵伯湖水弄脏了!”刘德宝的话,像在湖水里扔进了一块大石头,那么响!

  沿湖村党总支书记,虽然只是芝麻大的官,但权力可不小。光是近年来退养还湖、渔民上岸、淮河入江水道整治和渔民燃油补助等项目费用,刘德宝就经手上亿元。想给家人谋些私利,对于刘德宝来说,也就是“张个口、动个手”的事,可刘德宝非但没徇私,反而对家人很“苛刻”。

  2015年,沿湖村投资60万元,配套渔家乐建了两个民宿,施工厂地上留下不少碎木头块,不少村民纷纷捡回家当柴火。

  刘德宝的家和民宿工地只隔了10多米,母亲拿着袋子往外跑,却被刘德宝的弟弟一把拉住了。“妈,你这么做,如果让我哥看到了,必定不欢快。别人捡得,我们家捡不得啊!”母亲悻悻而归。

  亲爹亲妈都沾不了光,更别提亲戚了。

  有一年,刘德宝的亲戚想承包湖区2000多亩的芡实资本,承包费30万元。村民得知后,在家悄然打起了小算盘:30万元的承包费,摊在村里每户的线元啦。村民们自觉堆积到村部,要求将芡实资本当即承包出去。

  刘德宝不动声色,上彀查了芡实的市场价钱,心里有了底,当即通知村委会终止洽商,实行公开投标。

  眼看煮熟的鸭子飞了,这位亲戚哭着找到刘德宝,一把鼻涕一把泪诉说自家的坚苦。“坚苦家家都有,别说你是我们家亲戚,换成沿湖村的其他村民,村里也会想尽法子处理。”搁浅顷刻,刘德宝语气强硬:“但此次芡实投标是村两委会的决定,必需施行!”

  随后,一个外埠客商以75万元中标,昔时每户村民分到了5120元芡实承包收入。不测多收了大红包,村民们高兴极了,自编打油诗唱道:“书记干事行得正,芡实发家都有份。”

  “刘书记没有半点私心,我最有讲话权。”说这话的是沿湖村主任助理刘安。

  有一次,清理村里野塘时捞上几条野生鲢鱼,想着刘德宝爱吃鱼,刘安顺口说了句:“书记,这几条鱼你带回家吃吧!”

  “带回家?我能吃得下?”刘德宝就地拉下了脸。村两委会上,刘德宝特地把这件事拿出来议一议。“今天我说这事,不是为了攻讦谁。只是让大师好好想一想,如果我拿了那几条鱼,现场清理鱼塘的村民会怎样看,工作传出去,沿湖村的村民会怎样想。”

  刘德宝疾言厉色:“几条鱼事小,但党员干部的抽象事大!”

  最终,这几条鲢鱼被卖掉,所得的100元入了村集体的账。担任保洁的阿姨说,在沿湖村,哪怕是村部卖废旧报纸的钱,都记得清清晰楚。

  “书记在村里干了14年,他没有半点私心,贰心里想着的只要沿湖村。”在沿湖村工作5年后,刘安真正悟出了刘德宝的心境。

  “给他打酱油的钱,他能煮锅猪头肉。”有一种强大的感化力叫“为民”

  在沿湖村,谈起村里最气派、最敞亮的处所,村民城市指着村部南边不远处的“湖口人家”广场,脸上挂满骄傲的笑容说:“看!我们村的广场,估量城里都少见。”

  广场前后建了半年,这里的一砖一瓦、一草一木上,都清清晰楚写着两个字:为民。

  2008年,筹建“湖口人家”广场进入沿湖村议程。摆在刘德宝面前的有两浩劫题:没钱买砖,没钱买树。咋办?

  “记者同志,你猜猜这树值几多钱?”路过的村民潘万生,指着广场内的一棵树,话语颇为奥秘。

  “前段时间,有专家估价,市场价跨越1万元。”记者未启齿,老潘已火烧眉毛本人答道。话音未落,他又抛出第二个问题:“你再猜猜其时买这棵树花了几多钱?”潘万生哈哈大笑说:“其时德宝书记只花了180元就买回来啦!”

  为村民处事,就像为自家干活。差砖头,刘德宝就抽暇从邻村拆迁工地上买来旧砖,一块砖头才一毛钱;缺树木,刘德宝外出处事时就多留些心,看到附近村庄有平整地盘的,就趁便“淘”回来。

  “德宝这孩子,心里装着的都是沿湖村村民。”沿湖村老支书金广来感慨,“给他打酱油的钱,他能煮锅猪头肉。”

  “村干部给我们村民打工,你没传闻过吧?”“小马哥”渔家乐老板马明斌说。本年国庆假期前,“小马哥”渔家乐装修升级,为了能赶在十一黄金周前开张,刘德宝带着村干部来干了三天小工。阴雨绵绵,刘德宝额头上全是汗水,忙活得连饭也顾不上吃,看得马明斌心里过意不去。“小马,我们口渴了,来瓶水吧!”刘德宝笑着说:“这就算是‘工钱’了。”

  说到此事,马明斌话语中充满打动:“德宝书记就是我的亲哥哥。”

  早些年在外打工的马明斌,做过安全、酒水推销员,吃尽辛苦也挣不到几个钱。2006年,刘德宝带动他返乡创业,没有启动资金,刘德宝以小我表面向银行贷款12万元,这才成绩了今天沿湖村小出名气的“小马哥”渔家乐。

  和马明斌一样,昔时沿湖村人开饭馆、建民宿都缺钱。刘德宝从荒滩上捡回木棍,巧手一扎变成吧台,竹子、芦苇拾掇拾掇做成天花顶……客人奖饰有特色、有农家味道,诘问“这是从哪里请来的设想师”。

  一件件小事,刘德宝暖了沿湖村村民的心。村为民、民爱村,早已蔚然成风。刘德宝有个习惯,看到村里地面上有纸屑就随手捡起来,于是村民看到垃圾,也会自动弯下腰捡起来;刘德宝每次外出作演讲,总爱宣传沿湖村的虾饼、鱼圆等特产,沿湖村的村民网上卖特产,总会附上一句话:“亲,帮我们沿湖村点个赞吧!”

  “村落复兴,不克不及光把财产经济做起来,村落文明扶植也不克不及拖后腿。”这些天,刘德宝正全力推进“渔家信屋”项目扶植。每天工作再忙、再累,外出进修开会再晚、再饿,他都要跑到工地现场看一看。路过的村民碰着了,硬拉着他回家吃饭,刘德宝老是摆摆手:“家里还等着我开饭呢。”

  “一天不看,心里就感受不结壮,晚上觉都睡欠好。”刘德宝说完,乌黑的脸上,笑得绽放了花。

  沿湖村人说,我们德宝书记脸黑,他比其他渔家人吃的苦、受的累都多;他的心是火热火热的,每时每刻揣着村里的大事小情。老苍生心里有杆秤,晓得你是重仍是轻;老苍生心里有面镜,晓得你是浊仍是清。

  刘德宝在一事一情中注释着人的道德、操行,用一言一行传染着身边人。走进刘德宝的心里,你会发觉,他把村集体经济看得重,把本人的好处看得轻;他把沿湖村的声誉看得重,把小我的名利看得轻。这是他作为村落复兴带头人,立得住、站得稳、行得远的环节地点。

  正所谓“劝君不消镌顽石,路上行生齿似碑”。

  义务编纂:SLP

  扬州网旧事热线扬州网告白热线

  相关阅读: